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行业分析|工业固废“矿山”待掘

    在业界共同呼吁下,2016年底新发布的《环境保护税法》中,将固体废弃物纳入了征收对象,其税额为每吨5元至1000元。“应该树立产生废物就是排污的观念,和废气、废水一样,排污就应该收费。”日前,在由E20环境平台、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第十届固废战略论坛上,环境保护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主任凌江表示,当前我国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率低于世界先进水平,浪费资源同时污染环境,必须通过政策调整,改变当前粗放利用的局面。

    加强利用势在必行

    数据显示,“十二五”以来,我国工业固体废物年产生量超过30亿吨,2015年产生量达32.71亿吨。同时,我国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率为60%,而我国台湾地区达80%;我国尾矿综合利用率为20%,而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为60%。“这既是差距,也说明了固废产业发展潜力很大。”凌江说。

    目前,我国固废行业占整个环保产业的比重仅为20%,远低于德国66%、日本67%的水平,潜力巨大。凌江认为,我国固废利用行业处于快速发展的前期阶段。

    同时,发达国家固废产业即使进入了相对饱和阶段,为了节约资源,他们仍在固废资源化利用方面不断加码。如欧盟2014年提出“零废弃”计划,要求资源生产率到2030年提高30%;日本2000年开始搞循环型社会,提出到2020年资源生产率要达到每吨42万日元。

    我国的资源利用方式却仍显粗放,对固废资源的利用和重视也相对不足。凌江举例说,2014年我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达71%,而当前全国堆存铁尾矿中约有22亿吨铁;对于铁矿石严重依赖进口的我国来说,如何充分发掘工业固废这座“矿山”的资源潜力,值得深思。

    “我国重要资源自给能力不足、对外依存度高,既不利于国家战略安全,也很不明智。”凌江说,我国的45种重要战略资源中,有22种对外依赖度很高。

    同时,我国每年有十几亿吨固体废物未被利用,也造成巨大环境压力。全国累计堆存的工业固体废物超过300亿吨(不包括废石),总占地超过105万公顷,是2014年新批准建设用地的2.6倍,挤压了经济发展的宝贵空间。

    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司长关凤峻介绍,截至2015年,全国仍有220万公顷采矿损毁土地,其中固体废弃物堆放损毁26万公顷,急需修复治理。

    顶层设计亟待完善

    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司长高云虎说,“十二五”期间,我国5年利用大宗工业固废约70亿吨。《中国制造2025》要求:到2020年,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3%。

    据介绍,平均每综合利用1吨工业固体废物,可产生320元价值。某钢铁企业2006年至2013年处理冶金渣1800万吨,回收精品钢铁物料690万吨,生产优质建材产品680万吨,相当于减少使用铁矿石近3000万吨,节约标煤1100万吨,可见工业固废资源化利用前景可观。

    但近年来,全国出现大量工业固废违法处置的现象。凌江说,这和处置成本高有关,固体废物处理成本占工业企业运行成本的8%至10%。2014年处置、贮存的12.5亿吨工业固体废物,预期处理成本2625亿元至3875亿元,相当于当年环境污染治理投资的27%至40%。

    凌江认为,我国《清洁生产促进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循环经济促进法》都对固废利用作出了原则性要求,但“可操作性少了一些,激励性政策多一些,约束性政策少一些”;在医疗废物、电子废物、危险废物等方面的要求过于宽泛。而欧盟等经济体对污泥、包装废物等方面都有具体要求,我国在法律及相关政策方面还有一定完善空间。

    过去,工业固废没有纳入排污收费项目中。业内人士认为,固废和废水、废气一样都是排污行为;在2016年底新发布的《环境保护税法》中,已经将固废纳入征收对象。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认为,现在推进的排污许可证制度正试图改变这种局面,通过税费改革倒逼工业固废资源化利用和产业结构调整。

    “小散乱”隐患多

    近年来,各地频繁发生企业违法倾倒危险废弃物现象,有的甚至是跨地区作案,给环境造成严重影响。这种现象为何屡禁不止?

    “我国每年产生危废4000万吨左右,虽然在30多亿吨工业固废中所占比例很小,但在处置和利用过程中风险非常突出。”凌江说,2015年我国危废处置和利用的水平仅为1500万吨,剩下2500万吨往往由企业自行利用,带来很大隐患;有的企业到处乱扔危险废物,污染环境。

    东江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曙生说,危废行业涉及49大类、400多小类、上千种废物,管理体系非常复杂,不能简单套用生活废物的管理理念和技术。

    同时,危废处置产业“小而散”现象非常突出,获得危废处置经营许可证的企业近2000家,但总共才利用了1500万吨规模。企业规模都很小,增加了管理难度;由于危废处置能力严重不足,加上行业利润率较高,吸引了社会投资争相进入。但很多社会资本并不具备相关技术实力,更多是抱着进来“捞一把”的心态。

    “危废处置行业市场不大、风险高,如果没有实力,最好不要轻易进入。”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所长王琪表示,目前很多地方将危废填埋场作为廉价处置技术,存在一定误区;同时危废填埋场选址存在不满足标准要求、未考虑长期环境风险和极端灾害影响等问题,急需引起重视。

    目前,危废处置行业比较缺乏成熟技术。例如,鑫联环保研发的“冶金固危废火法富集——湿法分离多段耦合提取技术”,是全球唯一实现大规模应用钢铁烟尘提取锌锭的成熟工业化项目,因此该公司得到了资本的积极介入,并在新三板上市。鑫联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栗博说,项目整个生产过程中零排水、零排渣,提取金属后的无害化尾泥全部制成水泥、超细粉、免烧砖等环保建材产品,实现“吃干榨尽”式的资源化利用。

    中信建投证券预测,我国危废处理需求未来5年将保持15%的复合增长率,到2020年,危废处理市场有望达到1867亿元。

    据了解,危险废物在美国和欧洲的处置费用均远高于发展中国家,美国的危废处置费用比上世纪70年代上涨16倍。可以预计,随着我国在处理危废方面的环保法规和标准日趋严格,危废处置收费单价存在较大上涨空间。


版权所有 中国海螺创业控股有限公司 地址:安徽省芜湖市弋江区九华南路1009号
联系电话:0553-8398080(网站维护)电子邮件:webmaster@conchventure.com 皖ICP备13013380号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0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