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环境保护与产业发展如何更好地平衡?

    “五联单”:审批快不了,企业吃不饱

    危废物品转移用的“五联单”,因分别涉及危险废物产生单位、接受单位、运输单位、主管部门等5个单位,且必须在5个单位留档,这种逐级申报和审批程序正在困扰金属回收行业。不少企业主呼吁相关方面简化审批手续,并尽快办理企业申请。

    近日,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张大方率省政协人资环委部分委员赴郴州、衡阳、岳阳等地,就“加快发展我省有色金属固体废弃物循环利用产业”进行调研时,“五联单”问题受到委员们特别关注。

    与此同时,参加调研的委员们表示,有色金属循环利用产业的深度开发,亟待在政策法规方面得到更大支持,公众对新产品认知也有待提升。

    “无米下锅”:等不起,耗不起

    郴州市永兴县被誉为“没有银矿的中国银都”。在这里,稀贵金属回收利用企业,每年可以从全国收集的工业“三废”中综合回收黄金约7吨、白银2100吨、铋4500吨、铂族金属3吨、其他有色金属20多万吨,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无矿开采”模式。

    不过,永兴县委书记赵宇表示,由于国家暂未建立危废物品审批联动机制,在当前很多地方为面临有色金属固体废弃物污染而焦头烂额时,永兴县固废循环产业也在为缺少原材料“无米下锅”而苦恼。

    “比如一单省外危废物品购进业务,需先由出售方向其县、市、省环保部门逐级申报,经审批同意后由出售方省环保厅向湖南省环保厅函询,湖南省环保厅再对企业所在市、县逐级征求意见,无异议后再向出售方省环保厅复函。文来文往几个回合下来,一单业务审批到位,少则一个月,长则半年,导致有时候会出现关停机器等原料的情况。”针对当前危废物品转移的“五联单”制度,不少企业主大呼等不起、耗不起。

    根据省环保厅关于加强危险废物收集、利用、处置建设项目环保审批管理的通知,全省范围内除了永兴县和汨罗市两个国家循环工业园在不突破现有利用、处置总规模的前提下,新批危废物收集建设项目可以跨区域从事收集活动,而其他地区的新建项目只能立足于本地区危废物来源。因此,衡阳的耒阳市、常宁市不少企业因为原料限制,不得不减少产能、缩小规模。

    据了解,当前我国危废物品综合利用率约为35%,不到发达国家的一半。伴随着有色金属产业的迅猛发展,大量危险固体废弃物除了少部分得到回收利用外,大部分还是采用原地堆放或深度填埋的方式进行处理。

    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刘景槐表示,省环保部门就危险固化物区域内控制实行的“五联单”制度,在环境保护层面,避免了湖南成为危废“垃圾场”。但这一制度同时限制了回收循环企业的发展,无形中降低了危废物品的利用率。

    刘景槐建议,省、市、县环保部门可针对实际情况简化审批手续,或者尽快办理企业申请,减少企业等候的时间。

    省政协常委、省有色金属管理局原局长宋建民提出,当前是固体危险废弃物循环利用的一个关键时期,循环产业的发展既能减少环境污染,又能促进产业经济发展。目前环保部门实施的“五联单”制度,对减少危废物品二次污染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从湖南的发展实际来看,环保政策的实施能否做到环境保护与产业发展二者兼顾、相得益彰?

    循环新品:已面世,难入市

    除有色金属危险固体废弃物进行循环利用外,一些没有深度提炼价值的固废物,如尾矿渣、炉渣等也面临污染环境的严峻考验,急需加快回收处理和循环利用的步伐。

    位于永兴县太和工业园内的永鑫环保公司,利用其他循环企业“吃干榨净”的炉渣和尾矿渣等非危废物品为原料,制作成玻璃、地砖和板材等建材,实现了全产业链的循环利用。但这家企业也遇到了最大的难题——虽有产品,市场却迟迟难以打开。

    在生产车间内,企业负责人看着一旁停止了运行的生产线,以及堆满了半个车间的各种产品,满是焦急无奈。

    由于利用非危废物品制作建材目前尚属新兴产业,尽管这类新型产品在硬度、质地等关键因素上比传统产品有一定优势,但还没有统一的行业规范,市场上该类产品质量不一,消费者对使用这类产品是否有污染还存在疑虑。

    省政协委员、湖南大学环境科学工程学院副院长袁兴中说,目前有价值的危险固废物基本上得到了有效的循环利用,但对一些没有深度提炼价值的固废物,其循环利用还需要政府加强引导。

    袁兴中建议,相关方面在积极引导建立健全行业规范的同时,还要在扩大产品的销路上做文章。比如,在公共建筑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中,优先考虑利用非危废物品制作的建材,先由政府示范推广,再逐步打开市场。另外,还可以加大税收支持和补贴力度,弥补环保循环产品与非环保循环产品的价格差,促进新兴循环产业的健康成长。

    省政协常委、民盟湖南省委专职副主委胡颖认为,当前企业投资最担心的问题,就是产业政策的调整以及政府履行合同的信用。促进循环产业发展,必须调动民营资本和民营企业的投资积极性。她建议政府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把更多的民营资本引入到发展循环产业中来,增强产业活力,助推企业发展。

    “城市矿山”:大宝贝,待发掘

    “垃圾,只是放错位置的宝贝。”

    以铝合金回收利用为例,2015年至2030年,全国城镇预计拆迁53亿平方米,每平方米建筑可以回收铝材1.5公斤,按每年3.5亿平方米计算,每年可回收5.25亿公斤。

    还有一组数字,截至2016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2.9亿辆,其中汽车1.94亿辆,到2030年,按平均每台车250公斤铝计算,有1亿吨铝等待回收。

    省有色金属研究院院长陈伟表示,“城市矿山”对于资源回收利用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不过,按照目前的社会环境和市场环境,“城市矿山”的回收难度仍然比较大。“以手机为例,现在智能手机得到了普及,如果回收体系不解决手机用户的个人隐私问题,很多人宁愿把旧手机砸毁扔掉也不愿意卖给回收企业。”

    在陈伟看来,“城市矿山”的回收利用,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涉及政府、行业协会、社会组织和企业、消费者等众多环节的系统工程。目前,很多地方“城市矿山”回收利用上还存在很多不规范的做法,比如将电子元件和生活垃圾等同化处理;粗暴拆解回收电器,只回收金属部件,电路板等元件则弃之不用;处理电池直接倒掉电解液等等。

    陈伟建议,在政府层面,可以从政策法规方面多想办法,明确税收、财政补贴政策,让回收企业有稳定的市场预期。同时还要考虑回收体系的建设,从回收点的建设到集中拆解点的布局,再到运回循环企业再利用,进行统筹规划,确保正规生产企业有稳定的原料来源,并且有利可图。


版权所有 中国海螺创业控股有限公司 地址:安徽省芜湖市弋江区九华南路1009号
联系电话:0553-8398080(网站维护)电子邮件:webmaster@conchventure.com 皖ICP备13013380号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083号